資訊首頁>聚焦三農

四川:提前一年掃除貧困地區農村自來水“盲點”!

2019年05月08日 14:40 來源:四川日報

年內我省將解決剩余12.74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的飲水安全問題

沖刺

“趁著解凍的時候多干點活。”5月1日一大早,甘孜州德格縣水務局的技術員王儉背起器材,趕赴農村自來水尚未全通的俄支鄉安戈瑪村。

王儉之所以這么“拼”,是因為大半個月前我省定下的新目標:年底前,讓川內剩余12.74萬還未喝上“放心水”的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喝上放心、安全的飲用水,并啟動針對已建工程的鞏固提升行動。據了解,在今年2月召開的全省水利工作會議上,我省的目標還是“2020年底前,掃除全省貧困人口安全飲水死角,并提升供水穩定性和水質”。

目標完成時限為何提前一年?攻堅進入倒計時,我省如何啃下這塊難啃的“硬骨頭”?

A現狀有三憂

貧困群眾飲水安全事關脫貧攻堅大局,因水成疾、因疾致貧、飲水不便等現象尚未根除

貧困戶能不能喝上‘放心水’,已經影響到脫貧攻堅大局。”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拿出一份2018年底的全省脫貧攻堅調研報告,報告顯示:我省因水成疾、因疾致貧、飲水不便等現象在一些貧困地區尚未根除,飲水不安全仍是制約脫貧攻堅的重要短板和薄弱環節。

“比如在部分高半山村,為了背水吃,家里必須要有一個勞動力留守;比如在有的地方,因常年飲用質量不達標的水,貧困群眾患上慢性腸胃病等病癥,加重了家庭負擔。”省農田水利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調研結果顯示,在深度貧困地區,有相當比例的貧困人口是因水致病或致貧。

發愁的不只是未通水地區,還有部分已通水區域。

“水源點都快干了,快想想辦法!”連續幾天,涼山州水務局供水熱線都能接到各地情況反饋——去冬今春,當地持續高溫少雨,此前修建的工程沒法儲水。

“這不是個例,貧困地區已建項目還存在其他問題。”前述省農田水利局相關負責人介紹,根據摸排,我省部分貧困地區自來水還存在運管機制不健全、工程“帶病運轉”、供水穩定性較差等問題。

“無論是建還是管,都等不得、慢不得。”省水利廳副廳長李勇藺表示,時間緊迫,必須“加班加點”。

B通水有三難

受地形、地貌、氣候等因素影響,剩余未通水區域存在找水、取水、管水等難題

“別看數量不大,但難度很大。”王儉說,德格縣現有兩個貧困村沒通自來水,但想要用上穩定合格的自來水并非易事。

數量不大、難度不小,省水利廳規劃計劃處副處長田龍俊也有同樣的感受。田龍俊介紹,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,全省累計讓276萬貧困人口吃上“放心水”,“剩下的都是‘硬骨頭’,而且是最難啃的‘硬骨頭’。”

田龍俊介紹,目前全省12.74萬沒有用上自來水的貧困人口,絕大部分位于涼山彝區、高原藏區和其他連片貧困地區。其中,涼山州10.4萬人,高原藏區8560人,秦巴山區和烏蒙山區共計1.04萬人。

而受地形、地貌、氣候等因素影響,上述區域存在穩定水源勘察、施工取水和管護“三難”。

以高原藏區為例,未通自來水區域多為地廣人稀、冬季凍土廣布區域,這些區域每年有效工期只有半年,且地形崎嶇,供水成本居高不下。同時,取水、制水和供水設施保養維護支出大,容易出現“修不起”“修得起但用不起”“修得起但不能用”等問題。

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說,高原藏區所面臨的問題在其他區域同樣存在:涼山州未通自來水貧困村多位于干熱河谷或高半山,秦巴山區和烏蒙山區則多處于喀斯特地貌區或石漠化地區。

“讓貧困戶喝上‘放心水’,不是修條自來水管這么簡單。”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坦言,無論是對照脫貧攻堅的硬性要求,還是考慮到工程自身的可持續性,都必須保障貧困戶自來水入戶率、供水保障率、供水穩定性和水質合格率,“這些對資金投入、技術能力和管護機制都是極為嚴峻的挑戰。”

C“掃盲”有三招

鎖定重點,落實專項資金,保護水源地,確保通水不漏一村、不掉一戶、不落一人

嚴峻挑戰之下,我省已鎖定重點人群、重點區域和重點環節,確保掃除貧困地區農村自來水“盲點”。

“重點人群即貧困人口,重點區域是指貧困人口人數占任務總量八成以上的涼山彝區,重點環節則是建設和管護。”省水利廳規劃計劃處相關負責人介紹。

此前,我省已經對尚未通自來水的貧困地區進行摸底清查,并逐個確定施工方案和運行管護舉措,“任務和項目都已經下達,目的就是不漏一村、不掉一戶、不落一人。”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介紹,針對重點領域,今年我省將有大動作——今年開始,中央和省級層面將計劃落實專項資金,用于貧困地區飲水安全工程管護和運營。

而在管護領域,我省已于近期啟動貧困地區水利技術人才培養行動,為貧困地區培養水利管理人才、專業技術人才和技能人才。

已建工程如何鞏固提升?保護水質、保障水量則成為重中之重。

為保護水質,今年起,我省明確把農村水環境治理通盤納入河(湖)長制治理體系,重點清查全省農村飲用水水源地,逐個落實保護責任和保護措施。同時,啟動農村黑臭水體治理工作,建立農村面源污染物使用和排放削減機制。

“農村面源污染影響的不只是地表水,還會波及地下水。解決了‘質’的問題,‘量’的問題也隨之而解。”省水利勘測設計院相關專家認為,農村水環境治理,也是農村飲水安全的重要一環。

省水利廳相關負責人透露,今年我省將繼續實施農村飲水安全管理地方政府主體責任制。在此基礎上,把飲水安全納入貧困戶脫貧“一超六有”的重要內容,對市、縣黨政領導班子進行考核。

你可能感興趣

最新資訊
    加載中...

    日本優質土地都在這里

    去看看
    平码公式算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