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訊首頁>聚焦三農

河北當地政府20天“征地”萬畝,未批先占是圈地還是管控?

2019年05月13日 10:39 來源:中國之聲

近日,河北保定市徐水區多位村民向央廣新聞熱線反映稱,去年10月,徐水區政府一天內發布了5則土地收儲公告,以建設植物園、中小企業園等項目為名,征收萬畝耕地,涉及5個鄉鎮17個村莊。村民們提出疑問,這次征地是否合法合規?

徐水區毗鄰雄安新區,東部三個鄉鎮為管控區。專家指出,當地政府此次大規模“征地”存在多處違法違規。雖名為土地收儲,實為土地征收,屬于未批先占。那么,當地對外公告大規模收儲土地的初衷是什么呢?

村民只見公告未見政府批文:“征也得征,不征也得征”

徐水區安肅鎮高莊村村民韓路(化名)家共有5畝多承包地,此次征地涉及他家的全部口糧田。他告訴記者,此前鎮里兩次和村民商討賣地的事情,第一次說租地,第二次說賣地,都沒有成功,這是第三次才征地成功。

韓路:“總體上村民是不愿意賣,但他們說征完地以后要棚戶區改造,村里的宅基地整個要征了,置換成樓房,現在樓房價格也挺高,基本上按宅基地面積1:1的賠償,人們看到這個,所以才開始同意賣地,要沒有棚戶區改造,村民們肯定不同意。”

安肅鎮是徐水區政府所在地,高莊村距離城市建成區比較近。村民韓路說,兩年前,村里的承包地就已經確權登記,但土地權證至今都沒有發下來:“應該是政府為了植物園的項目,不給發證,證發了,地就不好征了。別的地方,比如崔莊鎮或者大因鎮,基本上都有確權證。”

記者在高莊村村北看到,高莊村的大面積耕地已被旋耕,目前處于閑置狀態。現場仍有車輪碾壓和焚燒秸稈留下的痕跡。村民們曾問過鎮里,征地有沒有批文,只是被告知這是區委區政府決定的,肯定都有手續。但到底有沒有省政府的批文,誰都沒有見過。

韓路說:“不能說準有準沒有。咱也沒有看到紅頭文件,只是看到徐水區這么一個公告。”

韓路所說的公告,指的是2018年10月29日,徐水區政府在其官網發布了5則《關于實施保定市徐水區土地收儲工作的公告》,區政府決定對植物園項目、健康產業總部基地及看守所項目、華訊天谷(釜山文化新村)項目、劉伶路片區項目、中小企業園項目進行土地收儲工作。記者注意到,這5大片區涉及5個鄉鎮17個村莊。每則公告內容簡單,雖列明了項目選址大致范圍,但并未公示項目占用面積、用途以及補償標準。

公告稱,這項工作是為服務雄安新區建設,提高土地資源的優化配置,保證重點項目建設土地供給。記者走訪了公告中提及的多個村莊。部分村民反映稱,征地過程中,當地鄉鎮存在強迫村民簽字的現象。安肅鎮北梨園村一位村民說:“不愿意不行,征也得征,不征也得征。不賣不行,逮了去,你說別的話,真逮了去!”

名目不一:土地收儲沒有相關協議,另有村民簽訂征地補償土地流轉協議

大王店鎮佃頭村村民張濤(化名)稱,這次土地收儲,他雖然簽了字,但手里沒有任何協議,村兩委就此事沒有開過村民代表大會,“一開始量地沒人去,簽字更不用說。后來不簽字,鄉鎮干部就挨個找,他們宣傳征地的項目就是華訊方舟。”

記者走訪發現,涉及土地收儲的村民手里都沒有相關協議,是否合法合規,并不知情。

也讓記者疑惑的是,區政府發布的是土地收儲公告,而涉及的村莊,有的村民簽訂的是征地補償協議,有的村民簽訂的是土地流轉協議。

名為土地收儲,實際操作中卻是土地征收或者土地流轉。概念模糊的背后隱藏了什么?當地政府又如何回應外界質疑?

根據我國現行《土地管理法》,基本農田的征收,須由國務院批準。基本農田以外的耕地超過三十五公頃的,也須由國務院批準。徐水區涉及征地的村莊范圍內,是否有基本農田?記者就此詢問徐水區國土資源局并查詢地籍規劃資料,并未得到正面的答復。

當地農業農村局:土地確權登記證發放未完全落實

村民反映以往征地建成商業地產

為何村民沒有領到《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》?徐水區農業農村局一位負責土地確權登記發證的負責人稱:“咱們全縣才發了沒有多少。好些個村都是看他們鄉鎮怎么安排,咱們縣有幾個鄉鎮統一規劃的,人家就不發了。按照要求2018年底就發完了,但實際工作還到不了那一步。”

根據《河北日報》去年7月的報道,在全省農村土地確權登記頒證“回頭看”暨糾紛調解仲裁工作會議上,省農業廳、省農工辦要求務必于2018年年底前全面完成農村土地確權登記頒證。

當地政府在實際操作中宣稱,涉及征地的部分村莊將進行棚戶區改造。此次征地補償協議簽署階段積分將與日后棚戶區改造相關聯。按照相關規定,農村集體土地不具備棚改的硬性條件。而且去年10月8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,要嚴格把好棚改范圍和標準,堅持將老城區內臟亂差的棚戶區和國有工礦區、林區、墾區棚戶區作為改造重點。

部分村民反映,當地政府以往征地過程中,存在以公共利益之名征地,最后建成的卻是商業地產,持續攀升的高房價導致當地群眾反映強烈。記者實地走訪征地片區和周邊區域,發現多個房地產樓盤已開工建設并對外銷售。

徐水區區長:實際上是以村集體為單位的土地流轉或者整理為配合雄安新區建設

存在表述不規范

針對外界質疑,徐水區區長李志永接受中國之聲專訪。他告訴記者,嚴格意義上來說,此次土地收儲工作是以村集體為單位的土地流轉或者整理:“嚴格意義上來講,我們不叫土地收儲,實際上是以村集體為單位的土地整理或者土地流轉。嚴格說,還沒有到土地收儲的程度,政府收儲土地收儲的是熟地,手續齊全,都已是建設用地了,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才能收儲,我們這次流轉的土地,都是城市規劃區范圍內的土地,從規劃用途來講,有道路、有公園,也有一些開發用地,那是很正常的,比如這里規劃就是商業或者住宅,那將來都是要征收的。”

徐水區區長李志永告訴記者,這次開展大面積的土地收儲工作,是為了配合雄安新區的建設:“徐水是緊挨著雄安新區的,從未來和雄安新區如何協同發展、融合發展的角度,我們目前的城市現狀和基礎設施已經遠遠落后于雄安新區,城市建成區30多個平方公里,但城市規劃設計上60多個平方公里。”

李志永說,徐水區從2017年就已開始謀劃區里未來的工作重點,為更好服務于雄安新區的建設,徐水區把工作的重點放在了城市的發展和建設上:“雄安新區沒有商品房,未來新區的人口除了工作周轉房以外,涉及將來居住、養老,都要在周邊布局,這就有必要提前把徐水的城市環境和基礎設施建設,有一個很大的提升。”

李志永稱,開展土地收儲工作,還有一個好處,就是可以管控土地,此前徐水區土地私下買賣現象嚴重,目前已得到遏制。管控土地也是為將來承接雄安新區發展的產業功能配套,騰出發展空間來。李志永區長對中國之聲也坦言,涉及征地的范圍內確實有部分基本農田,但可以通過調整規劃來解決:“局部應該是有一部分,它現狀是基本農田,但是規劃都在城市規劃圈里邊的,將來是具備土地調規政策的,是可以調整規劃的。”

采訪中,區長及相關人員提到,這項工作得到了大多數群眾的支持,一個多月的“征地”任務,20天就完成了。此外,徐水區和不少地方一樣,供地矛盾突出,建設用地供應缺口較大。

記者注意到,在這項工作實際操作中,究竟是土地收儲,還是土地征收,又或者是土地流轉?三者名稱不同,相關程序、范圍也不一樣。李志永對此回應稱,確實有表述不規范的地方,這也是工作的疏忽:“我們也可以叫土地預征,是為了便于土地管控,提前把土地預征過來,這種做法在全國也是比較普遍的。”

李志永認為,目前,區里已為失地農民爭取了失地養老保險,土地流轉的費用也高于市場價格,土地補償金也只高不低。相關工作雖有瑕疵,但任何工作都要看主流,看是否損害了群眾利益,是否有利于一個地方的長遠發展。

河北省委省政府去年4月發布的《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》中要求,做好與周邊區域規劃銜接,加強新區與毗鄰地區管控,防止“貼邊”發展。

究竟該如何評價徐水區大規模收儲土地的做法?是“圈地”貼邊發展還是“管控”土地騰出發展空間?中國之聲將持續關注。

你可能感興趣

最新資訊
    加載中...

    武威優質土地都在這里

    去看看
    平码公式算法